http://www.jibing.com.cn

用技术革新要素链接方式,健客将医疗场景从医

2019年被认为是过往的20年中,医药相关政策出台最密集的一年,新《药品管理法》、《互联网医药管理办法》、分级诊疗、带量采购、药品溯源、医保改革等大量年度关键词的背后,是互联网医疗行业正在迎来的持续巨变。

 

关于互联网医疗继承与创新的讨论历久弥新,俨然足以支撑动脉网未来医疗100强大会期间观点交锋最激烈的一场分论坛。人们始终在尝试优化对医疗服务需求的自我认知,并利用互联网在各个医疗相关方间建立能够实现广泛共赢的商业模式。健客副总裁郝建垚认为,互联网医疗需要深刻理解不同相关方最本质的需求,“需求是流动的,只有切实的需求和利益相辅相成,才能持久链接。”


微信图片_20200112130051.jpg

 健客副总裁郝建垚在2019VB100发表演讲

 

郝建垚指出,健客始终相信技术正在并将持续驱动医疗健康领域的一系列变革,并一直尝试基于技术投入和业务沉淀形成的独特优势,以创新的方式连接不同的医疗要素,“我们围绕患者、医院和药企之间的关系构建服务体系,这个服务体系之所以存在价值的原因在于技术能够带来更高的效率。”


在健客的互联网医疗模式中,满足患者基本健康诉求的药患关系被作为最底层的医疗关系,“几乎所有的诊疗,最终都会落地到药品使用。”

 

因此,健客在医疗行业做的第一件事是利用互联网提高药品可及性。2009年,健客做网上药店起家,拿下国内首张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C证后陆续将B证、A证收入囊中,并在2011年升级为规模更大的医药电商。

 

健客将药患关系互联网化,在极大丰富患者用药可及性的同时,支撑了偏远地区用药需求。随着基于互联网的医药信息对称性持续优化,处方药传统单一的患教销售模式逐渐开始分化,患者能够从医生之外的更多其他渠道获得具有强烈临床需求的全球新药信息。具有更高信息解读能力的高知人群在诊疗方案制定中话语权的提高,体现的是医患关系、药患关系的新变革,健客开始侧重医疗服务能力的提升。

 

2016年,健客在国内较早着手布局移动医疗;2017年,健客医院、健客医生等配套产品陆续上线;2018年,健客提出“医+药”双轮驱动的战略调整,正式将至少一半以上公司资源向互联网医疗维度倾斜,互联网医院业务上线两年来,规模和增速保持行业前三,仅次于流量巨头京东和阿里巴巴的互联网医疗模块。

 

“对于健客而言,医药电商时期的积累更多会成为后续提供医疗服务的基础设施。”2019年,健客探索将医疗场景迁移到医院之外的更多地方,并在年底举行的合作伙伴大会上,正是宣布将H2H(Hospital To Home)作为2020年度的全新战略,通过健客医生、健客网上药店、健客慢病管理中心、健客新媒体四个平台,整合在线复诊、电子处方、药品服务、行为干预、用药预防、科普教育等功能,构建从患者到医院,直至药企的业务闭环。

 

在那场年终盛典上,CEO谢方敏曾兴奋地表示,数字化技术手段正在让传统的家庭医生和分级诊疗模式以低成本方式迅速、有序地实现,并激发出巨大的想象空间,健客将帮助更多医生在专业领域充分发挥能量,精准服务每一个家庭。


郝建垚告诉动脉网,H2H战略的核心是健客医生平台。不同于常见的以在线问诊为载体的处方外流模式,健客基于前期业务积累形成了品类丰富、供应链稳定的药品服务能力,围绕复诊处方吸引大量医生通过多点执业注册成为在线医生。

 

健客医生模式下,患者在实体医院里面完成首诊,并与医生建立基于线下的线上关系,由医生主动把关系迁移到互联网医院平台上。尽管相对于直接对接大型医院门诊流量的处方外流模式,健客医生的复诊处方放量速度更慢,郝建垚认为,健客医生均在监管部门完成备案,所出具的复诊电子处方也都获得线下一对一医患关系背书,互联网医院业务开展更为合规、有效。

 

“目前,政策端关于互联网医院展业的细则并没有明确,我们自始用最严格的要求规模互联网医院业务,最大限降低政策风险。”郝建垚指出,过去一年中,健客医生累计完成复诊电子处方159万单,平均一天5000多单,“这应该是复诊有效电子处方的业内极限”。

 

健客医生平台与在线医生间建立了稳定的强联系,健客医生均为多点执业的自有医生,经过国家卫建委合规备案,而非通多开放式注册获得的海量医生资源。平台上线两年来,在线医生累积超过了10万名,数量扩增25倍。目前,国内获得注册资质的执业医生约300万,其中工作在二甲以上医院一线的医生近一百万,近一成医生已经注册成为健客医生,“在线医生突破10万对于健客互联网医院而言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这意味着就医生体量而言,我们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医院。”

 

此外,健客互联网医院建立合作药企数量114家,营业收入从2018年10月的40多万增加到到2019年10月的4900万,数据正在验证健客对于优化医患关系的设想。


在国内,互联网医疗概念落地之初的愿景是整合利用医生闲散时间。“但是一系列的实践证伪了这个命题,”郝建垚说到,“实际上,医生并不太可能存在闲散时间,真正的机会应该在于技术带来的效率革命,”

 

以慢病管理为例,国内患者用药依从性很差,常根据身体状况改善而擅自中止用药,而医生难以亲自逐一管理患者用药。健客在业内较早采用了人工智能辅助坐席,已经能够较成熟地实现大规模应用机器处理近70%的患者提问。在健客慢病管理中心,近60%标准化用药跟踪管理呼出电话由AI完成,只有出现更深层问题才由人工介入,大幅提高效率。

 

“尽管健客一直在医疗服务领域探索模式创新,创始团队的互联网背景决定了我们十分相信技术的革新力量。”郝建垚告诉动脉网,技术研发投入涉及的团队建设和维护所需的资金体量巨大。例如,健客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药品追溯,仅组建技术团队涉及人力成本即可能高达数千万,“我们认为区块链技术是一项重要的基础设施,团队对于这项投资决策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

 

过去一年中,健客基于区块链技术在药物溯源中真正实现一码一物,精确到全链条的每一个环节,一旦发生质量问题,可以做到点对点召回,并记录每一个环节的批发商、分销商、零售网点、销售时间,甚至购药人等细节信息,在溯源应用场景方面实现了较大进步。

 

目前,相关法规已经明确要求药企作为药品追溯第一责任人,后者需要通过自建或者第三方合作的方式构建溯源体系。在此前两年的布局中,多部分药企采用了阿里的解决方案,对药物进行成批追踪,后者的应用成熟度较低。在郝建垚看来,溯源真正的价值在于问题出现后找到解决方案,精准溯源正是提供了潜在解决方案。

 

健客对于技术研发投入的长周期和大规模具有很好的耐受能力,甚至直接将超过100人的技术团队建立在专业技术人才资源聚集的北京。2020年1月初,“健客小白”入选人民日报客户端评选的“健康中国(2019年度)·十大AI医疗创新项目”,健客的技术属性越来越多地得到外界认可。郝建垚表示,未来,技术革新下的医疗场景迁移想象空间仍然巨大,涉及保险、体检、居家养老、医疗金融类等相对陌生的领域,都将可能成为健客未来整合的方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标签:

相关文章阅读

AI技术公司Concerto HealthAI完成1.5亿美元AI技术公司Concerto HealthAI完成1.5亿美元
融贯电商姚晓菲:守初心者无畏,重融贯电商姚晓菲:守初心者无畏,重
Zap Surgical Systems完成8100万美元融资,Zap Surgical Systems完成8100万美元融资,
Cardiologs完成1500万美元A轮融资,以提Cardiologs完成1500万美元A轮融资,以提